sunbet官网

民族风歌曲竞争艳 多元融合“梦之声”舞台
时间:2019-10-30  编辑:sunbet官网

  搜狐娱乐讯 8月4日,东方卫视《中国梦之声》节目六强争霸战上演,学员们用最爱的一首歌献给自己最爱的人。在当天的直播中,我们不仅听到学员演唱《最爱》、《爱我的请举手》这类观众耳熟能详的情歌,几首独具特色的原创歌曲也颇让人惊艳。

  来自西藏门巴族的女歌手央吉玛第一次完整演唱自己的原创歌曲《莲花开》,讨巧地将民族唱法与通俗歌曲结合,用实力向观众证明她是一个会唱歌的“女神”。哈萨克族学员阿来,将本民族特有的吹奏乐器色不孜克带上了“梦之声”的舞台,刘欢的经典名曲《天地在我心》在阿来的演绎下,显得更加辽阔。在《中国梦之声》的舞台上,我们看到学员不满足于翻唱经典歌曲,更是在有态度地呈现原创音乐,让观众看到了一个多元融合的音乐真人秀节目。

  上周日《中国梦之声》的直播中,最让人难忘的表演,莫过于门巴族女歌手,被观众称为“女神”的学员央吉玛。尽管前几期节目中,央吉玛的流行歌曲演绎遭受了唱功不过关的质疑,但她仍然坚持自己的“仙范儿”——一袭长裙,翩然站立在舞台中央,不露悲喜地演绎自己的原创音乐作品《莲花开》。这首歌结合了央吉玛空灵的嗓音和门巴族音乐悠长隽永的转调,就像梦中飘来的一朵莲花,如梦似幻。如今,遍地开花的音乐真人秀舞台上不乏精心修饰过的好声音,只是,再多华丽的装饰音,再牛的炫技唱法也比不过好音乐最简单的力量。央吉玛返璞归真的现场演唱直击心灵,让我们重新享受到音乐带给人们最原始的感动。

  同样让人一听难忘的,还有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学员阿来。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,擅长编曲的阿来这次将哈萨克族特有的吹奏乐器色不孜克(Sibizhe)加入到舞台表演中。色不孜克,在哈萨克语中是“吹”的意思。色不孜克是哈萨克族民间艺人最常使用的一种吹奏乐器,被哈萨克人誉为“心笛”。色不孜克最早用草原上的一种“从文依草”制成,外面用羊肠细绳扎上,是真正的“草原之声”。刘欢的经典作品《天地在我心》配上阿来辽阔的嗓音,仿佛将观众带到了美丽的西部中国,蓝天白云、草原高山的美丽风光好像就在眼前。

  这两首原创改编歌曲的收视率均超过了2.2,阿来的《天地在我心》更是达到了当期收视的最高点。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在《中国梦之声》舞台上看见独具特色的民族音乐呈现,在每一期《中国梦之声》节目中,我们都能看到至少一首这样的原创作品或者是原创改编,在“复活逆袭战”中,原创作品的比重更是高达三成以上,而这些歌曲的收视表现都很不错。相比其他音乐真人秀节目,《中国梦之声》的舞台有着明显的多元化特征。

  音乐的多元化来自于学员背景的多元化。《中国梦之声》20强学员中,少数民族学员共有三位,分别是门巴族的央吉玛、哈萨克族的阿来和回族的妥云福,港台学员共两位,来自宝岛台湾的孙自佑和林采欣。海外华人学员共有四位,英国的James杨永聪,加拿大的何大为、陆敏雪,新加坡的曾咏霖,农民学员一位郭帅。20强学员来自安徽、天津、西藏、新疆、青海、广西、宁夏、吉林、辽宁、四川、重庆、北京、台湾、英国、加拿大和新加坡。是音乐将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年轻人聚在一起,他们身上的家乡血液也为“梦之声”舞台注入了多元的音乐元素。

  在“改变自己”为主题的十强争霸战上,侯磊演唱的经典摇滚歌曲《Yellow》用西北民歌《宁夏川》开场,别有一番韵味。侯磊说,将家乡的音乐带上舞台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,他想通过这首《宁夏川》告诉大家,即便来自于边远的宁夏盐池,但音乐一样能让他站上《中国梦之声》的舞台,为大家歌唱。

  出生在美国的十二强学员何大为,成长于加拿大。身为华裔的他为了圆自己的音乐梦想,放弃在国外的学业回到祖国。来到《中国梦之声》,他对音乐老师说,想要在自己的歌曲中加入民族的元素,于是,一首混合着西北歌曲《黄土高坡》的英文歌《American Boy》就此诞生。舞台上,何大为穿起了陕北农民的小毛坎肩,扎起了特色的白羊肚头巾,而他的粉丝也纷纷戴上了头巾呼应,在《中国梦之声》的舞台上,华裔少年何大为完成了自己的文化回归。

  《中国梦之声》开播以来,诞生了不少这样结合着民族元素的原创歌曲或改编,不少作品被观众奉为经典“神曲”。在74进40的“组合之夜”上,由阿来操刀改编的歌曲《想你的365天》就将草原民族的呼麦、口弦,蒙古族的长调、藏传佛教念经的吟唱和伊斯兰教的经文元素融合在一起。在阿来的改编下,信仰不同教义的民族歌手用同一首歌感动了观众。阿来说,他想让观众通过音乐,感受到世界之大,是音乐让人们忘记一切,聚到一起。“当这首歌排练完之后,我很感动。不是每一档音乐真人秀节目,都有胆量让我们去尝试这样的表演。”阿来说,他十分感谢《中国梦之声》给了他这个舞台。

  除此之外,学员的原创歌曲、美声唱法和音乐剧元素的使用,让“梦之声”的舞台歌曲呈现丰富多样,每一期节目,观众都在不同的主题引领下观看一场主题音乐秀。

  《中国梦之声》音乐总监安栋表示,在如今音乐真人秀遍地开花的发展势头下,观众已经不满足于经典老歌的重新演绎,更多的是希望听到新歌。“有新作品才能推动中国音乐的发展,这也是中国音乐的机遇。”

  对于音乐真人秀节目大量使用原创歌曲和改编,知名乐评人孙孟晋认为,这对学员来说的确存在着风险。“观众毕竟对熟悉的歌曲更有亲切感。”他认为,在这样一档以人气为主要评价标准的真人秀节目中,原创歌手并不占优势。“但我们还是要鼓励节目唱原创新歌,鼓励节目去发掘原来不为人所知,但改编之后优秀的民歌作品。”

  7月25日,正当《中国梦之声》学员在上海旗忠网球中心紧张彩排的时候,远在一千多公里外的北京海淀区中关村知春路上,一家火锅店里循环播放着学员许明明演唱的歌曲《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》。服务员小妹周小杰说,“这是现在最火的歌曲!”

  《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》是上海音乐人阿肆的原创歌曲,在《中国梦之声》“逆袭复活战”上,外形酷似大S的学员许明明俏皮演绎了这首轻快的歌曲,引发了网友热议。“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”这一歌名在节目播出当日就登上了微博话题榜前五名,网友纷纷用“我在XX吃炸鸡的”的句式创造“炸鸡体”微博。

  火锅店小妹周小杰说,自己为了看《中国梦之声》下了班都顾不上吃饭。来自农村的她最喜欢的是同样来自农村的学员邓小坤,而周小杰研究生毕业的姐姐,喜欢的是最具民族范儿的央吉玛。

  原创歌曲在“梦之声”舞台上的走红说明节目大量启用原创歌曲的冒险得到了观众的肯定。多元化的音乐呈现也吸引了国际媒体的关注。8月2日本放送协会(NHK)国际频道播出了记者山本训弘对“梦之声”学员央吉玛的跟踪采访。山本训弘说,“民族的就是世界的,央吉玛身上具有的国际范儿日后一定会引起大家的注意”。香港《亚洲周刊》也对节目进行了采访,好莱坞影视专业媒体《The Hollywood Reporter》记者也在积极约访中。

  音乐真人秀节目大量启用原创音乐也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肯定。知名乐评人孙孟晋认为,“从国外乐坛的经验来看,除了极少数的偶像歌手之外,原创作品代表了歌手的生命力,比如Adele,fun乐队等等。从学员的长远发展来看,最终还是要靠音乐取胜。”

  孙孟晋认为,从目前来说,中国音乐人的原创能力与国外相比,还是有差距,他也希望能在音乐真人秀节目中,看到好的创作歌手。

  自《中国梦之声》开播以来,就有不少一炮而红的原创歌曲。在北京试音会上,喜剧演员冷碗碗的原创作品《青春》在播出后获得了网友的一致好评,目前,冷碗碗的演唱视频在新浪视频的播放次数已高达232万次。节目播出后,导师韩红立即买下了《青春》的版权进行翻唱,作品发布后在网络上引起了“韩红版本好听还是冷碗碗版本好听”的第二波讨论。

  在音乐真人秀的舞台上,原创歌曲要获得观众肯定,就一定要是最优秀的作品,或者是能引发争议的歌曲。在知名乐评人徐冰看来,《中国梦之声》在大量作品中加入民族元素的做法十分讨巧。“在国际乐坛上,中国音乐人标志性的作品就是带有强烈东方文化的,比如何训田、朱哲琴的《阿姐鼓》以及女子十二乐坊等。《想你的365》天这类民族风浓郁的改编作品的成功,说明了《中国梦之声》节目的宽容性和包容度。”

  如此众多的原创歌曲和改编歌曲的呈现也是对《中国梦之声》音乐团队的考验。学员阿来说音乐团队的老师对他帮助非常大,“我原创的歌曲《兄弟》原来是美式摇滚的曲风,音乐老师在编曲中加入了弦乐,让我演唱的时候感觉更舒服。音乐老师吴斌还为这首哈萨克语的歌曲填了中文歌词。”

  《中国梦之声》音乐总监安栋表示,节目的音乐团队主要由内地音乐人和外国乐手组成,这也是对内地音乐团队的一次大考验。“作为音乐人,我们也希望抓住音乐真人秀的火热趋势,推动乐坛的发展,而这,离不开新作品的诞生。”《中国梦之声》节目中大量使用原创和颠覆性改编的歌曲,正是一次大胆的创新和尝试。

  这个夏天,音乐真人秀节目不少。从收视表现来看,观众爱看的,还是真正具有创新性,有好作品的节目。在热热闹闹的“秀”过之后,能否给观众留下难忘的作品,应当是每一个音乐节目认真思考的问题。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

7*24小时客服电话
在线客服
服务时段:8:30--22:00
Copyright @ 2019 版权所有